章天亮:2017年寄语中国(1):法制篇

2017年就要到了,很多人都要在新年的时候互致问候,献上新年的祝福。而我,想献上的,是对中国的祝福,并对真心希望中国好的人说几句话,这其中也包括真心希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 中国的问题千端万绪,且互相勾连。从任何一个角度谈起,都会连带出其它的角度和方面。包括那些探索中国未来方向的人,因所处的立场、基点不同而结论迥异。但既然目标一致,我们不妨从一些基本的共识开始。这篇所谈的,就是“依法治国”的问题。 去年我接到郡政府的一封信,要求我去做陪审员。几乎所有成为美国公民的华人都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并不稀奇。这也是美国的公民义务。作为美国这样的案例法系的国家,恰恰要选择没有受到过法律教育,但有基本常识和正常情感的人担任陪审员。在审理一个案件时,从常识出发来判断被告是否有罪。 这让我们意识到一个问题——法律条款虽然复杂,但法制的基础和法制的精神是简单的,就是基于基本的情感和常识。所以,我们这里也可以暂时放下复杂的理论,从常识出发,来讨论中国如何实现“依法治国”。 点击 (396) 次

章天亮:我们该如何向子女解释川普胜选

在大选夜开票的时候,眼见希拉里一败涂地,川普步步接近白宫,CNN的评论员Van Jones问了这样一个问题“How do I explain this to my children?”,即我该如何向我的孩子们解释川普竟然当选了? 是的,川普有很多出格的言行,其中有一项是我无法接受的,即他私下吹牛时针对妇女所说的那些猥亵言论。而其它言行则大多为“主流媒体”在打定主意支持希拉里后有意扭曲的结果,在此没有篇幅一一讨论。 事实上,如果希拉里当选,我们可能有更多的问题无法向子女解释。 点击 (921) 次

章天亮:川普胜选 岂无神助?

川普的当选是一个奇迹。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主持人霍华德.库尔兹(Howard Kurtz)在新闻主页上发表了长篇文章“倔强与反抗:川普如何赢得大选”(Doggedness and Defiance: How Trump won),列举了川普在选举中的每一次重大“不当言论”或举止,粗粗数来,不下十五次之多(其中一些“不当言论”是站在“政治正确”视角上的“不当言论”)。 这样的“不当言论”,哪怕只发生一次,对一个普通的候选人来说,都面临着道歉、退选,亦或惨败的结局。而川普每次不但都生存了下来,而且以更加强硬的姿态去战斗。这不能不让我们思考,川普背后是否有神秘力量的支持,或者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在今年六月的共和党大会上,曾经的总统参选人并在后来成为川普强有力支持者的卡森医生(Ben Carson),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希拉里.克林顿的大学毕业论文是关于她心目中的英雄和导师Saul Alinsky,而Saul Alinsky则将他临死前写的书献给Lucifer(即基督教中的撒旦)。希拉里所崇拜的就是这样一个把自己奉献给撒旦的人。知名电台主持人Michael Savage则将希拉里描述为参议院中最不信神的人(“the most godless member of the Senate”)。 点击 (894) 次

章天亮:川普当选与全球宁静革命

川普当选,让许多人特别是媒体、民调机构和精英阶层跌破了眼镜,在我看来实属情理之中。我在《笑谈风云》第二部《秦皇汉武》的最后一集中,曾经提到过我观察到的一个现象,那就是很多重大变局的出现都是全球性的。从一个有神论的角度出发,我认为这是神在地球上的整体布局。 譬如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是遍及全球的战争;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席卷了欧亚很多共产国家;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前后,是古印度大陆的统一;秦、汉帝国崛起与罗马帝国的崛起几乎同步;而释迦牟尼、老子、孔子和苏格拉底的出现,也基本上是同一个时代。 这样的现象反映到2016年,就是建制派(establishment)和精英(elite)阶层在全球受到挑战。最典型的三个事件,则是英国脱离欧盟,挑战了欧洲几十年的一体化努力成果;美国川普的当选则是对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挑战;在中国,习近平成功摘取了核心的地位,等于废除了江泽民这个核心。甚至在韩国,一向温和恭顺、深受儒家忠君爱国思想影响的韩国人,公开集会要求朴槿惠下台。 点击 (1807) 次

章天亮:历史的密码

前言 《笑谈风云》这个讲史系列,在2010年开始策划,当时希望以一个不同的角度去重新看待和理解中国的历史。许多人把历史看成一个自然发展的过程,但在我看来,历史是神写好的剧本,我们既是其中的参与者,同时也是这场大戏的观众。 在影视剧本的创作中,有一个基本的原则,“一切都是为了高潮”,也就是所有悬念的设置,所有人物的性格、生活经历和行动设计,乃至所有的巧合,都是为了在最后一刻能把剧情推到高潮。那么神写的这部历史剧的高潮是什么?神要通过历史剧告诉我们什么信息?这就是我想通过这部讲史系列所探讨的。 因此在讲史过程中,尽管在史实的呈现上,我严格按照正史的记载、也按照时间的顺序来铺陈历史,但这里所呈现的历史观,是我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所体悟到的,也是真正想要表达给观众的。当然受限于本人的修炼境界和对历史的研究程度,所呈现的未必是绝对正确或者准确的,观众也不一定要认同我的结论,但我认为这个系统的史观呈现方式,是在目前中国大陆、乃至台湾和美国都少见的,其史观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探讨价值。 我常说一个词,叫“大历史观”。这并不是一个宣传的口号,而是我们试图从整体上看待五千年的历史,并探索和发现贯穿于这五千年历史中的密码。 以下内容根据2016年5月8日在美国新泽西明慧学校的演讲整理,完整视频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 点击 (404)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