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也谈郭文贵爆料的背后逻辑

近来一直很忙,对郭文贵的两次爆料都没有仔细看。直到昨日发现,此事已经炒得沸沸扬扬,就抽空把两次视频连起来看了一下。在这里谈一点感想或者说猜测。 郭文贵爆料到底要爆哪些料、涉及到谁、爆到什么程度,其实并非郭说了算。他自己也一再表示,他和李友都是台前人物,后面涉及的都是大人物。也就是郭和李友之争,实际上是中共内部不同派系之争。 过去这种派系之争虽然暗潮汹涌,但表面上大家还要维持一个“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现在郭和李友、吴征、博讯等公开的争斗,并选择明镜作为发布平台,都是有原因的,也表明中共内斗再也无法掩盖而逐渐浮于表面。这是中共解体的先兆。 内斗到无法掩盖的程度,并非始于郭文贵爆料。从2012年3月的两会,温家宝公开批评薄熙来,这种内斗就完全公开化了。时至今日,仍有人说“中共”如何如何,“中共”想怎样怎样,其实都应该加个定语,改为“中共某派系”如何如何,“中共某派系”想怎样怎样才更加准确。 郭文贵为何此时咬住博讯不放,同时或明或暗地谈到傅政华、李源潮和贺国强?这里也有玄机。我因为没有任何内幕消息,只能进行猜测。 傅政华肯定是通过周永康挂在了江泽民这条线上,贺国强和令计划原本也是,李源潮据说是跟令计划结了盟。但是在倒薄和倒周这件事上,傅政华和贺国强见风使舵,站到了胡、温这边。 贺国强以前做过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到重庆后对前任做的事统统否定,而且为了接班进政治局常委,一定在重庆捏住了贺国强不少把柄当作要挟筹码,因此贺倒薄是一种必然。傅政华倒戈的原因不太清楚,很可能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投靠新主。 对于这种倒戈的人,一定是江派系所痛恨的,加上傅政华和贺国强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甚至傅政华跟王立军、周永康是一路货色,所以江、曾派系借习反腐的刀子报仇,也是情理之中的。对傅和贺,习近平暂时没动,是因为这两个人对习的权力不构成直接而紧迫的威胁,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之流在军警国安内部影响太大,权力根基太深,必须先行解决。 令计划和李源潮遭到的处置不同,也是因为令计划对习近平形成了直接的威胁,因为令曾任中办主任,在中南海内部有着深广的人脉,必须紧急处理。李源潮是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动到而已,也许等处理了常委中的“两张一刘”之后,习、王才能腾出手来。 因此郭文贵现在揭露傅政华、贺国强等人,或者某间谍、某媒体,可能是对他们倒戈的报复,也是在转移习近平现在要做的最关键的一件事——清理曾庆红和江泽民。 郭文贵不避讳他和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关系,而马是曾庆红的人,因此我猜测郭也是曾这条线上的。当然郭也可能同时踩着好几条船,但曾庆红一定是最主要的后台。这也就说明了,郭为什么死咬胡舒立,因为胡舒立的财新网是中纪委王岐山对外放风的重要窗口。咬胡舒立,也就是咬王岐山。 郭文贵谈到贺国强的时候语带威胁,称一旦公布真相,会有上千万人上街;又向法轮功学员道歉,说他开始相信“活摘器官”是真的。这两件事,其实也是在威胁习近平,如果你把曾庆红逼急了,把这些内幕都抖搂出来,共产党就完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不但曾庆红自己完蛋,大家都玩儿不成。 同时,郭也在威胁傅政华等,告诉他们即将被习近平查处。与其说揭发傅政华,不如说在策反傅政华,让他利用手里还在的权力,去反习、王。 早在周永康被查的消息传出后,博讯网在2014年1月15日刊登了一条消息说:“近日在香港出版的最新一期《博讯》月刊披露了「一号专案」的详情。据透露,「一号专案」调查的对象是与周永康同样属「常委级」人物、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总理温家宝及其家人。” 之后博讯网就没了下文。从这个所谓“内幕消息”来看,放风的一定是江、曾这个派系的。该消息所起到的作用,和今天郭文贵揭露傅政华所起的作用差不多。但习近平不为所动,继续清理江、曾。因此无论郭文贵爆什么料,我猜测习近平仍然会按部就班地去清理江、曾。 习、王与江、曾的两条路线之争,最开始的起因就是江、曾对习是否延续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不放心,一切后续的运作也许还掺入了其它因素与恩怨,但“法轮功”这条主线一直没有变。“活摘器官”这个罪恶,是江、曾要竭力掩盖的,而今天竟然通过郭文贵承认这件事可能是真的,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江、曾黔驴技穷、无法自保,只能靠“党的前途命运”绑架习、王了。这也是江、曾最后的杀手锏。 但习近平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此时妥协,习、王就有灭顶之灾。如果不妥协,就必须抛弃中共。若习、王看不清这一点,那才是处于真正的危险之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和《秦皇汉武》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一集:风云莫测 点击 (2905) 次

科学头脑人文心 笑谈风云历史解码

科学头脑人文心 理工博士章天亮 笑谈风云历史解码 (台湾NTD Life的采访。具体文字和杂志内容可能有细微出入。) 前言 我想要斩断对你的思念 忧伤却填满了我的心间 我想要看清远去的背影 泪水又模糊了我的双眼 都市的灯火如繁星点点 一生中再没有知己的红颜 你看着雨中单飞的燕子 轻轻地落在你寂寞的窗前 这首《再见伊人》是电影《机缘》里的主题曲歌词,描述男主人公送别女友时的心情。影片中一段伤感的场景,描述一段短暂的重逢。 感性的文采,很难与《笑谈风云》大气滂礡的历史场景里笑谈自若的章天亮学者形象做连结。 假设乌龟在时刻t0时位于阿喀琉斯前面100格,那么(t0+10)秒后,阿喀琉斯与乌龟的位置只相差10格。而在(t0+11)秒时,阿喀琉斯与乌龟的距离还差一格,而(t0+12)秒后,阿喀琉斯则在乌龟前面8格。 这段让人傻眼的数学推理,是章天亮在网页上的散文随笔「芝诺悖论与时空不连续性猜想」 右手写时事评论,左手填浪漫歌词。一个电子工程博士,却成为美国著名艺术大学的人文学科教授。在独裁专制的北京政权下成长,却在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解读马列主义揭露共产党恶行。 这就是章天亮,因独到的「大历史观」而在华人世界里广受欢迎的「新唐人」史论节目主讲人。到底章天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大历史观」究竟和一般人学历史的有何不同呢? Q1:您在台湾观众的印象中是「中国历史专家」,在海外华人的印象中可能还多个「中国政治专家」;但实际上您的学历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电子工程博士,职业却是美国飞天艺术大学人文学系副教授。科学与人文,理性与感性,哪一个比较是真实的章天亮呢? 答:文科和理工科是现代人的一种划分,我觉得一个人既应该有缜密的逻辑思维,也应该有娴熟的语言文字表达能力。事实上,中国古代的教育是通才教育,所以出现了很多指点江山、出将入相的人物。象唐太宗,既是一个冲锋陷阵、所向披靡的勇将,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军事家,他还是杰出的政治家、诗人、书法家等;曹操、岳飞、王阳明等都是文武全才。 我在中国大陆长大,那里的氛围是重理工而轻人文。大家觉得理科比较高深,都是和数学公式、符号打交道,而文科就是死记硬背,其实这种理解是错误的。我把人的学问分成三个档次,第一种是研究人与神的关系,譬如像司马迁这样“究天人之际”的学问;第二种是研究人与人的关系,象政治、军事、法律等等;第三种是研究人和物质的关系,象物理、化学、计算机等等。第三种学问教给你技能、第二种学问教给你知识、第一种学问教给你智慧。 我的本科学位是计算机和通信,在美国拿到的是电子工程博士,学的都是属于第三种学问,但我一直对文、史、哲抱有浓厚的兴趣。中国的文学、历史和哲学介于第一和第二种学问之间。后来在1995年的时候,有幸遇到佛家的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法轮大法的智慧给我了很多启迪,特别是对中国文化的认识上。有了这个基础,再看中国历史和当下的政局,就觉得思路很清楚。 当然修炼也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人性,所以也可以写出一些感性的诗词,就像电影《机缘》的那首主题歌。但我只是在写主人公的心态,那并不代表我的心态。 Q2:在这个重理工而轻人文的现代社会里,为何没有走向一般人理所当然尔的一个「理工博士」会从事的工作道路呢?而您丰富的历史人文内涵和学问又是怎么来的?可以谈谈您的成长故事和背景吗? 答:恰恰因为这个社会重理工而轻人文,所以人文教育在现代社会非常令人忧虑。一个文明的赓续不能只有技术的发达,还需要全民人文素养的提高。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搞理工研究与发明的人已经够多了,不缺我一个,但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上,我是责无旁贷的。 这个理念在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并不很清晰,我对中国文化的喜爱也仅仅是出于业余的爱好,特别是在美国找到高薪的工作养家糊口,那还是电子工程类的容易找。但是,我同时又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1999年中国大陆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很自然地尽我所能去制止迫害,也开始深入思考迫害的原因。 这场迫害表面上看来是一场政治运动,背后其实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包括政治、文化和宗教信仰等原因。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许多讲话(我们修炼人称之为“讲法”)和文章,都启发我进行更深入的思考。我也不断把我思考的内容写成文章发表。在学术界,我们都知道写文章要做很多的研究和学习,所以我的学问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建立起来并且系统化。 中国文化的精华其实是人与天地的关系,有时也称为“天人合一”,这是以人体修炼为途径才能理解的;而中共本质上是个邪教,这也是有修炼或者宗教概念的人才能理解的。所以我实际上是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体悟,溶入到对中国文化的学习和对中共的反思中。 Q3:为何选择到美国定居?以您的角度观察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最大不同处? 答:在美国定居实际上是被迫的。 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后,我在国内做一些反迫害的事。因为要向很多人澄清中共的谣言,那么也就会引起公安的注意,当时的处境也有些危险了。 2000年8月的时候,我来到美国留学。我觉得在这个自由的社会中,可以放开手脚去最大程度的制止迫害,所以在毕业后就留在了美国工作和生活。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是一种宗教信仰的差异和哲学体系的差异。这个方面要展开说,可能需要写好几本书。但总的来说,中国文化注重的“体证”,就是通过人体的修炼达到高深智慧,从而认识世界。这种“体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很难传达给别人,就像老子说的“道、可道、非常道”;而西方文化注重“实证”,更偏重对这个物质世界的研究,而且都是证明给别人看的,所以讲究观测、逻辑、可重复性等等。但是“实证科学”达不到道德的升华和心灵的解脱,这是西方科学最大的缺欠。 当然东西方的艺术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最开始也都是出现在歌颂神的殿堂,像中国的寺庙、西方的教堂等等。但具体表现手法上,还是能看出背后哲学思想和信仰体系的差异。 Q4:在怎样的机缘下成为新唐人史论电视节目《笑谈风云》的主讲人? 答:新唐人电视台是在2001年筹备的,到2002年开始建台。当时我曾经主持过一个节目叫《今古传奇》,主要讲的都是《三言》、《二拍》中的故事,都是教人因果报应的故事。那些故事都很精彩,虽然我的主持还很幼稚。当时我曾经想讲《东周列国》这个系列。但那时候反迫害的事非常非常多,我在读博士,时间也很紧张,就没有来得及做。 到2009年的时候飞天大学的李婴博士邀请我去飞天艺术学院给学生上历史课。当时那边也在筹备成立飞天大学。我于是就每周周末从华盛顿DC开车到纽约上州这边讲课。路途比较远,每次周末往返大约一千公里,要开12个小时。我就想把自己讲课的内容录下来,然后把其中适合于大众的部分抽出来给电视台播放,也算是弘扬中国文化吧。 2010年的时候试录了大概8集,各种机缘不凑巧,一直没有制作出来。后来在2011年的时候,开始正式录制和制作。…

章天亮:从公义和常识出发

今天全球最大的新闻无疑是川普宣誓就任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而我的手边摆放着的,却是高智晟律师辗转传出的他所起草的《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 我在数天前已经从一个朋友那里收到了这部宪法草案,却一直没有动笔写点什么,其主要原因是恐怕感想会写成一本薄薄的书。从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反思,到对民主制度本身的看法,讨论起来必然连篇累牍。思来想去,还是先写篇简单的小文。 美国宪法是人类的第一部成文宪法,并确立了宪法在美国法律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即所有与宪法抵触的法律都是无效的。美国的最高法院,实际上是宪法法院,也就是当美国现有法律没有办法提出清晰的原则进行审判裁决时,宪法法院根据宪法的原则做出判例,并因此成为地方法院判案的标准。 其实这引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第一部成文宪法到十八世纪末才出现?作为中国人,可能我们更想问的是,为什么中国传统的皇权社会中没有出现过宪法这一概念?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我到美国留学后看到的一个现象,那就是在美国,人们过父亲节和母亲节,选在这个日子向父母表示感谢。那么中国为什么没有父亲节和母亲节?难道中国人对父母毫无感激之情吗? 当然不是。传统儒家认为“百善孝为先”。西方人在成年结婚后离开父母单独生活,乃是因为《圣经》的教导。在《创世纪》中上帝就对亚当和夏娃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因此西方的家庭是小家庭。因为子女不和父母住在一起,当然就需要通过父亲节和母亲节这样特殊的节日来表达孝道。 而中国人即使结婚后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晨昏定省,天天尽孝。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人天天都过父亲节和母亲节,也就不必要专设这样的节日。 回到《宪法》的问题。实际上共产党有意歪曲、而一些党外人士则误入歧途,认为中国古代是一个君主专制的极权社会。实际上,百姓除了纳税、服兵役和徭役外,生活上跟政府几乎没有关系。譬如大唐开国的时候,人口大约1000多万,但政府官员只有643人。以当时通信和交通之不便,到了县以下,百姓完全自治。从这个意义上说,百姓可以完全不关心政治,当然也就没有制定《宪法》约束君权的紧迫感。 而中国古代并不是没有约束君权的概念。“君权神授”本身就是对君权的最高约束,这是董仲舒在《天人三策》中提出的概念(实际用词不是这四个字)。这里暗含的意思是,我们承认你的权力是神圣的,但是如果你背离天道、残民以逞,上天会收回你的权力,也就是将发生改朝换代。中国人从来不认为一个朝代应该千秋万代,而应该循环轮转。一个王朝气数已尽,就该有下一个王朝取代它。而这个王朝气数已尽的标志,就是政治走向压迫和腐败。 其次,就是中国人认为儒家价值观高于皇权,所以儒生才可以根据儒家经典指出皇帝什么地方做错了。 还有一层约束就是中国人对历史的重视。皇帝的言行要写入史书中。唐太宗就曾经说过:别人认为皇帝的权威至高无上,但我不觉得。我上畏苍天,下畏群臣的仰望,一句话说不对就会影响很多百姓,所以我讲话非常慎重。这时有个史官叫杜正伦,对太宗说:我的职责就是记录陛下的言论,如果陛下说错了话,不但影响现在的百姓,也会让后代人嘲笑你。 因此“君权神授”也好,儒家经典也好,还有史官的秉笔直书,都起到了类似宪法的约束作用。我知道这个问题如果争论起来,是可以写几篇博士论文的。限于篇幅,这里只阐述一个观点。 我认为,百姓无需关心政治,这其实是治理的最高境界。这样的政治一定是良性的。其实美国到现在也仍有很多人对政治毫不关心,即使今年大选如此激烈和分裂,美国的投票率不到有投票权人口的百分之五十七。 回到高律师起草的《宪法》草案,其内容我认为分为两个层面,一个层面属于价值层面,另一个层面属于操作层面。操作层面包括国家体制、如何选举两院的议员,总统任期该有多久等等,而价值层面则包括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对其它人权的保护等等。 我对于操作层面的东西并不特别在意,至少在现阶段。但对于价值层面的东西就尤为重视。高律师从多年办案中所目睹的共产党对百姓的迫害中,反思这些基本人权价值的意义;也从亲身遭遇的残酷迫害中,怀着悲悯世人的情怀,希望能从法律层面保障这样的迫害不会发生在他人身上。因此高律师起草的《宪法(草案)》在价值层面上,具有从公义和常识出发的特点。只要价值层面可以成立,操作层面的东西都可以通过时间来加以完善。 价值层面的原则最终关系到一个人的信仰,因为起草者不能不面对一个基本的问题——“为什么这个是对的,而那个是错的”,而这个问题如果一直追问下去的话,就只能回到一个答案,即美国《独立宣言》的第一句话——“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因此不同的信仰者对于价值层面也难免存在少许分歧,但只要有充分机会讨论其在宪法中的表述方式,总可以达成共识。 高律师在自序中自嘲,这是一个没有制宪会议的制宪活动,但这种讨论也只能等到高律师重获自由的时候。 幸运的是,我和高律师都认为,这样的日子应已并不遥远。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和《秦皇汉武》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在线观看第一集:风云莫测 点击 (365) 次

章天亮:2017年寄语中国(2):文化篇

在一个多月前,习近平有一个针对中国文联和作协的讲话,其中提到“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这句话本身倒没什么问题,而且很象《九评之六》开篇的第一句话“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在后续的讲话中,习近平却一方面提及“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时又提出“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这却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长期以来,从共产党的宣传到一些党外人士的反思,都把中国传统社会描述为皇权专制的社会。共产党如此宣传是为了借否定过去的政治制度和文化来抬高它自己;而一些党外人士的结论,却让民众误以为中共的专制与中国的传统社会一脉相承,因此否定专制必须从否定中国传统文化做起(这些人常常忽略了一点,基督教政教合一在西方超过一千年,其专制程度并不比中国传统社会更弱)。尽管中共和党外人士的政治目的不同,但在否定传统文化上却达成了一致。我认为,中共是有意为之,而一些党外人士则误入歧途。 由于中共把党文化和传统文化,现代极权主义和古代的皇权社会,对儒家和法家的歪曲解释,中国传统社会是“外儒内法”的错误观点等放在一起搅成一锅浆糊,包括中共内部一些人甚至想通过“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将中共意识形态本土化,很多人也就被各种似是而非却貌似高深的“理论”绕得晕头转向。 本文希望能就一些基本概念加以澄清。这些问题对于已经认清并退出中共的人都不是问题,对于那些对中共报有幻想、甚至想利用权力改良中共的人则是个严重问题。 讨论这些涉及哲学的问题,难以避免学术化的语言。如果读者希望避免冗长的论证过程,我可以先在这里给出结论——中共的意识形态是反传统文化的,而且绝无与传统文化并存的可能。 以下从共产党与法家学说的比较;法家学说是否属于传统文化;中共意识形态为何无法本土化;传统文化的重建为何会解体中共等方面加以展开论述。其内容纯属个人观点。 毛泽东有一句著名话:“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他实际上暗含着一层意识形态的含义,就是把西方来的马克思主义和本土的法家思想结合起来,以其让共产邪恶主义在中国立足。在文革后期,中共在舆论上也是批判儒家而宣扬法家。 在对待先民文化的态度上,中共和法家确有相似之处。法家主张焚书,把过去的书全都烧掉。韩非子说“明主治国,无书简之义,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 焚书并不是秦朝建立后才开始的。商鞅在公元前350年第二次变法的时候,就明确的主张焚烧《诗经》、《尚书》和诸子百家之言。 毛泽东则说:“知识越多越反动”、“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文革时候的“破四旧”是显性的对先民文化的破坏,现在对传统文化的歪曲则是隐形的破坏。 一、共产党执政方式和法家理论的不同 中共维护权力的方式跟法家有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大不同。而且法家过去都是在个别的人、很小的范围之内使用,而共产党比法家的影响更加广泛、更加深远、更加极端。以下兹简单比较之: 1、对法律的态度不同 法家虽然制定的是恶法,但对待法律本身还是严肃的。《商君书》中说,“所谓一刑无等级,自卿相将军以至大夫庶人,有不从王令,犯国禁,乱上制者,罪死不赦。”所以商鞅可以去处罚反对变法的太子的老师。 中共的法律则是权力的玩偶,薄谷开来亲手杀人,但判处死缓;一个小摊贩正当防卫误杀城管则要判处死刑。文革时期,砸烂公检法,现在对高智晟等维权律师的迫害皆属此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还有一句著名语录,对着全世界的媒体说“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2、个人崇拜 法家没有对掌权者的个人崇拜。商鞅、李斯和韩非子都不会让百姓唱“语录歌”,跳“忠字舞”,不会把领袖当神去崇拜;不会“早请示、晚汇报”;高喊“四个伟大”、“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但共产党国家,从斯大林、毛泽东到金氏三代皆是如此。 直到现在,个人崇拜虽不如毛时代那么明显,但将党继续吹嘘为“伟大光荣正确”、“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等,也是类似的崇拜行为,只是对象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组织。 3、宣传、文化系统与伪宗教机构 法家没有自己的宣传系统,而中共建立起中宣部,各级大小党组织都有宣传机构,名为宣传,实为洗脑。 法家没有自己的文化部,没有自己的文联、作协、广电总局、电影制片厂。文化洗脑是中共更不易察觉的洗脑方式。 中共在每一大宗教中建立自己的伪宗教机构,确保在信徒的心中,党比他们心中的神更值得崇拜。 4、教育系统 法家是反教育的,因此主张焚书。毛时代也一度反教育。但现代社会的发展已经离不开民众的受教育程度了。因此中共的教育机构也承担了一部分洗脑功能,即通过历史、语文和政治教育来为中共的执政合法性辩护,也灌输一套党文化的话语系统。 同时在理工科教育上,中共偏重于技术的传授,而压制独立思考的能力。将人变成工具而非有社会责任的公民。 二、法家理论是否属于传统文化? 法家作为一种学说,是否属于传统文化?中国传统社会,是否是儒家为表象、法家为实质?这也是中共在文革后期“评法批儒”运动中所有意曲解的,乃至把中国历史描述为“儒法斗争史”。 事实上,法家的理论仅仅在秦代短暂地实践了十五年(而且这种实践并不彻底),之后的中国又开始重新探索国家意识形态。在汉武帝即位以前,中国的状态是“汉兴六十馀载,海内乂安,府库充实,而四夷未宾,制度多阙”(见《汉书》),也就是说大汉开国六十多年,国家的内部很安定,政府也很富裕,但是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外交上软弱,四面的少数民族还没有宾服,同时在制度上也有很多缺陷。 于是汉武帝下诏,征求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而董仲舒则在此时三次回答汉武帝的策问,总称“天人三策”。“天人三策”基本上奠定了后来两千多年的文化和政治制度,其中除了人尽皆知的“独尊儒术”主张外,董仲舒建议汉武帝“举贤良、明教化”。 我们回溯这段历史,是为了说明,中国为什么并非“外儒内法”。其中“举贤良”使得中国的官员不再仅仅来自于皇室、外戚和功臣三大集团,而是面向全国征召有道德、有能力的人到中央和地方政府任职,将中国从贵族政府变成文官政府,这种先进的政体比西方早了1800年。法家主张以军功赐爵,建立的是军人政府,这是和儒家根本的不同(顺便一提,法家跟兵家有诸多相似做法,但是把用来对付敌人的一套转而对待同事或人民。而且中国传统文化都知道兵者为凶器,圣人不得已而为之,绝非常态)。换句话说,两千多年来中国的选官制度基本采用了儒家,而非法家的主张。 第二就是“明教化”,也就是教育的普及。儒家是非常重视教育的,孔子自己就是中国的第一个私立学校校长兼老师。董仲舒力促汉武帝在中央和地方设立学校。他在“天人三策”中说:“古之王者明于此,是故南面而治天下,莫不以教化为大务。立大学以教于国,设庠序以化于邑,渐民以仁,摩民以谊,节民以礼”。也就是在中央设立一国最高学府,即太学;在地方设立学校,即庠序,以“仁”来感染人民,以“义”来勉励人民,以“礼”来约束人民。这种学校的建立历代都在做,这与法家的愚民政策有极大不同。 第三就是对传统的重视。儒家非常注重历史记载,经学与史学并重。孔子本人也是历史学家,儒家五经中,孔子唯一写作的就是《春秋》,即鲁国的编年史(其它儒家经典是孔子加以整理、编辑和注释的)。历代中国史书都是儒生书写,儒家总是敬拜祖先,以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为道统,这和法家割断先民历史和文化不同。 在一个历代注重教育、注重修史、以科举或类似的方式(如察举)选官的中国,我们无法认同它是“外儒内法”的。 是的,汉宣帝曾经说过“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但我认为其本意是因为人性中善恶同在,所以应该“德、刑并举”。但用刑法并不等于是法家,美国也是法治社会,但不能说是法家社会。历代皇帝的法律有宽有严,但都不具备法家的核心特征——仇视人性、仇视人民、仇视祖先和先民文化,以及反智主义的倾向。 一种传统是通过教育和生活实践来传承的。作为敌视教育的法家并不具备这样的特点,也不是民众日常生活实践的一部分。也许有人会用到法家思想中那些阴谋的部分,但范围极小,无法形成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 三、其它外来思想是如何传入中国的 中华文化具有强大的包容性,这部分得益于中国的儒家思想。儒家倡导“君子和而不同”,即大家的想法可以不一样,但可以和平相处。儒家思想在历史上一直未遇到大的顿挫,从奠基人周公旦开始,儒家礼乐制度就一直为各朝代所接受(包括秦始皇封禅泰山,也是请儒家学者来指导)。即使在秦代,皇宫中至少仍有七十博士,他们掌典籍、听朝议、备咨询,地位甚高(所谓焚书坑儒,据《史记.儒林列传》所坑之人多为术士。秦虽然可能坑杀了具体儒生但并未禁止儒家思想,直到秦二世,仍以儒生为咨询官)。 由于儒家思想并非一种宗教,因此不象宗教那样具有鲜明的排他性(可以想象,中国如果以道教立国,则佛教无法传入和发展;反之亦然。而儒家作为国家意识形态,得以使道教和佛教各自蓬勃发展)。这使得中国避免出现象欧洲那样政教合一的政体,也使得许多宗教得以传入中国,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佛教。 就佛教而言,学者们区分两个概念“在中国的佛教”和“中国佛教”。前者只表示某一种佛教宗派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存在,但仍然保留了原始的宗教形态;而“中国佛教”则是本土化了的佛教,也就是把来自印度的佛教按照中国文化加以改良(或改造)。前一类“在中国的佛教”影响力一直不大,或者一度繁荣后就很快就只局限在寺院内的小范围承传,譬如玄奘西行求法后创立的唯识宗大致属于此类;而后一类则蓬勃兴起,成为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元素,典型的例子就是“禅宗”。…

章天亮:2017年寄语中国(1):法制篇

2017年就要到了,很多人都要在新年的时候互致问候,献上新年的祝福。而我,想献上的,是对中国的祝福,并对真心希望中国好的人说几句话,这其中也包括真心希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 中国的问题千端万绪,且互相勾连。从任何一个角度谈起,都会连带出其它的角度和方面。包括那些探索中国未来方向的人,因所处的立场、基点不同而结论迥异。但既然目标一致,我们不妨从一些基本的共识开始。这篇所谈的,就是“依法治国”的问题。 去年我接到郡政府的一封信,要求我去做陪审员。几乎所有成为美国公民的华人都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并不稀奇。这也是美国的公民义务。作为美国这样的案例法系的国家,恰恰要选择没有受到过法律教育,但有基本常识和正常情感的人担任陪审员。在审理一个案件时,从常识出发来判断被告是否有罪。 这让我们意识到一个问题——法律条款虽然复杂,但法制的基础和法制的精神是简单的,就是基于基本的情感和常识。所以,我们这里也可以暂时放下复杂的理论,从常识出发,来讨论中国如何实现“依法治国”。 点击 (405) 次

章天亮:我们该如何向子女解释川普胜选

在大选夜开票的时候,眼见希拉里一败涂地,川普步步接近白宫,CNN的评论员Van Jones问了这样一个问题“How do I explain this to my children?”,即我该如何向我的孩子们解释川普竟然当选了? 是的,川普有很多出格的言行,其中有一项是我无法接受的,即他私下吹牛时针对妇女所说的那些猥亵言论。而其它言行则大多为“主流媒体”在打定主意支持希拉里后有意扭曲的结果,在此没有篇幅一一讨论。 事实上,如果希拉里当选,我们可能有更多的问题无法向子女解释。 点击 (933)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