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三)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三) ——“左派”在西方渗透的三个领域 馨恬 2018-01-11 00:29 几十年来,美国的“极左派”渗透到教育、媒体和艺术领域,这三个领域对社会影响很大。他们使得这些领域人的思想向左偏。而当川普打出保守主义的大旗,受到保守人士欢迎。 【希望之声2018年1月11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导)(续)章天亮:那些60年代的学生,当时在搞这种激进的学生运动,想要改变这个社会的时候,教育部门是他们渗透的一个重要部门。 教育、媒体和艺术,是“左派”在西方渗透的三个领域 章天亮:教育部门其实它不光是教育部门本身的问题,因为美国从冷战以后,当时为了和苏联之间的技术竞争不要落后,所以就是美国政府开始向教育机构大量的投钱,美国的国防部,美国大的企业都在向教育部门大量的投钱,投到大学里边。那么由此大学和政府军方之间建立了紧密的联系,所以说美国的很多教授他们是成为政府的智库,给政府提供咨询。所以当左派渗透到教育系统中,他不仅仅是影响到下一代的问题,他们也在影响到美国整个的公共政策都在向左的方向去做。 2006年的时候,有一个教授做了一个调查,美国大学50%的教授公开宣称自己是“左派”,在社会上平均是20%,你可以看到就是美国的教育部门全面沦陷了,就是到这个“左派”的手里。 教育是一个方面,刚才讲第二是媒体,媒体向大众提供什么样的信息,给大众做什么样的信息分析,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他也在引导社会的舆论和思潮在向左转。 第二个部门就是媒体,现在美国的媒体就可以看出来,全面的左转,90%以上的媒体都是left boss。不管是CNN、ABC、NBC、CBS那些影响力大的媒体,现在几乎全面沦陷,就是美国所谓的主流媒体全部都是被左派所控制。 第三个就是“左派”渗透严重的地区,就是艺术,像好莱坞我们就可以看到是“左派”大本营了。所以教育、媒体、艺术,这是“左派”渗透非常非常严重的部门。 当川普打出“保守主义”的大旗,受到保守人士欢迎 上一次来湾区的时候,我是从教育角度去切入,这一次讲了很多关于艺术方面的东西。所以通过这些渐进的方法,实际上他们已经把美国人民的很多思潮都在向左转了。现在在美国,你甚至不敢公开宣称说你是信神的。例如你相信基督教,你在自己家门口放你信的神的一个饰品,感觉好像都不好意思。相反,那些所谓支持LGBT的,或者是支持高福利的,支持政府扩大权力的,这种反而好像是大张旗鼓的敢这么说。 所以这一次在美国大选后,川普上台,我们会发现一个现象,其实很多美国人的心目中,他们有着“保守主义”的理念,但是大家不敢说。 但是当川普打出这个“保守主义理念”大旗的时候,会有一批人聚集到他的旗下,当总统都这么敢说的时候,底下的人他们也就敢发出自己这样的声音来。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非常关键的,就是一个社会道德的堕落,不仅仅是那些参与者的堕落,旁边的人不敢讲话,你就等于是成为对邪恶沉默的同盟。所以我觉得,美国现在确实是一个保守的思想重新抬头的一个机会。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一个契机,就是我们借这样的机会全面反思共产党,就是过去左派那个理念到底是怎么回事?共产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个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特别是《大纪元时报》最近刊登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这本书出来其实不是很偶然的事情,就是因为现在整个的形势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就是也到了全面反思共产党的时候了。共产党对人类来说,它产生的危险就在于说在人类都认为共产党已经垮台了,没有了。东欧共产党已经结束了,包括中国大陆表面上是共产党,但实际上好像是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比资本主义还要像资本主义的一个政权,但是实际上,共产党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在渗透到全世界各个方面。 共产党它其实表面上是一个政权,或者说它好像是一个意识形态,实际上共产党是反神的,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像共产党这样公开的反对神,那么也就是说让人在背离传统。当你不要神的时候,当然神也没法要你了,所以就是最后在这个正邪较量之中,当你不信神的时候,你也就没有办法被神所救度,特别是就像圣经启示录里边讲的,就是不信神的、杀人的、撒谎的、淫乱的这些人,就会面临着被毁灭的危险。 所以其实现在我们在全面反思共产党的罪恶,听众观众朋友们如果要是有机会的话,能看一看这本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其实我想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就是我觉得因为共产党他手法太隐蔽,但是通过这个系列的书籍,就把共产党的罪恶包括它的终极目的是什么就解释得很清楚。(未完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s://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s://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117) 次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二)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二) ——什么人和组织让人背离神? 馨恬 2018-01-7 23:59 章天亮教授说,虽然每个民族都在等着他们的神归来。但是共产主义要人们远离神。他们通过乱性,反传统等方式让人变得不能被神接受,最后被毁灭。在西方,共产主义是通过渐进的方式达到他们的目的。 【希望之声2018年1月7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导)在2017年圣诞前夕,希望之声电台专门邀请了章天亮教授从纽约到旧金山湾区,给湾区的希望之声听众做了一次现场演讲。之后,章天亮教授接受了本台的专访。 (续)章天亮:我们知道最后永远都是神赢了,这个结局是定的,关键的问题说,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是怎么选择的。也就是说正邪之间的选择,会是永生和永远毁灭之间的选择,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事情非常非常重要。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把这个事情提出来呢?就是我谈到不同的民族,他们都等待神的归来,这个之前是有预兆的,比如说优昙婆罗花的开放,以色列的复国,水晶头骨等具体这些事情都发生了。所以你要看到不同民族的预言,都在指向历史的今天,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而这个时代说到正邪较量,那就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组织让人背离神。 反神的共产党在西方以另外的面目出现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组织,从来都不隐讳它反神的,这就是共产党。而且共产党在出现之后,系统的破坏着中国的文化。因为中国的文化它的历史渊源很深,对神的信仰很深,所以它要想让人背离神,它只能够采取暴力的方法,强制性的去拆庙,去烧毁经典等等。 西方的文化根基没有那么深,它就采取了一种渐进的渗透方法,让人逐渐的背离神。所以当时马克思在提出暴力革命这一套之后,在世界各地相继成立了一些组织,这些组织他们也提出了一些渐进的方法,所谓渐进的方法就是step by step,一步一步的去侵蚀,去渗透到西方社会里面去,在你的体制之内反体制。 比如有一个叫安东尼奥 格莱姆西(Antonio Gramsci)的人,他是一个意大利的共产党员,他也是共产国际中一个高官,他就提出一个概念,叫做”体制内的长征”,也就是在现行的自由社会的体制之内,他要像搞长征一样,一步一步的把这个西方社会变成像共产党社会。这是在意大利。 在英国,成立了一个组织叫费边社,费边社的成立是当时一对夫妇叫韦伯夫妇,再加上我们中国人非常熟悉的一个戏剧作家叫萧伯纳,知道的人不少。他们成立这个费边社,他也是希望这个社会就像一个自然发展的有机体一样,最后一步一步的演进到这个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嘛,所以也就是说在向共产党这方面过渡。 在德国,出现了法兰克福学派,代表人物是马尔库塞。这个马尔库塞,他和马克思、毛泽东并称为3M,因为他们的姓全都是以M开头的。 马尔库塞就是通过在大学讲学,包括著书立说等等,也是想把自由社会变成像共产党的社会。他们都是搞这种渐进改变的路径。这些东西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候,几乎是一次总的爆发。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候,在这个美国发生了很多新思潮,一个系列的新思潮,在60年代集中爆发。比如说摇滚乐,女权运动,反战运动,环保运动,性解放运动等等,很多跟共产党有关的那些运动都在60年代集中爆发。 60年代从理论上来讲,它并不是一个共产党爆发的时代,为什么呢?因为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的这种制度会造成工人的贫困,然后会造成工人的革命,最后会出现革命,造成这个制度的改变,变成社会主义。 但实际上,在二战以后,全世界出现了一个长达25年到35年的经济繁荣大周期,当时欧洲的GDP每年增长是5.5%,美国是3.7%,当时欧洲的失业率只有0.7%,美国是1.5%,远远低于现在的失业率。就是几乎人人都有工作,而且这个工人的工资在不断提高,大家生活得很好,也就是说工人们并没有一个想要造反革命的动力。 马克思主义者进入了西方三个重要领域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马克思主义者,那些要把社会渐进改良,所谓的渐进改良就是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这些人,他们就把目光投向了学生。这些学生在60年代的时候就被煽动起来了。当时在60年代不光是美国,在欧洲同样在很多大学爆发的学生运动,包括反战示威,性解放运动等,这些运动都是共产党在背后推动的。但是因为我们知道,因为美国并没有这种革命的土壤,那些暴力的这种街头运动,包括一些极端分子,他们的行动在美国不可能持久。因为这些人毕竟也要毕业,也要养家糊口,他一旦有工作之后,他就不见得去搞这种暴力活动了。所以这些人就怎么样呢?他们就进入到了一些非常关键的社会领域,对这个世界影响非常深远的一些领域。 比较突出的三个领域,一个就是大学,当时的一些极端分子成为了大学的教授,比较典型的比如说那个比尔 艾耶斯(Bill Ayers),这个人是跟奥巴马在同一个机构工作过的。这个人在70年代的时候,他到处搞爆炸。当时他炸过国防部,炸过美国的国会山,炸过纽约的警察总局,还炸过旧金山的警察局。因为这些都是犯罪行为,所以他后来就逃匿了,逃匿了若干年之后他自首。自首之后,当时他很顺利地逃脱了法律的惩罚,因为当时指控他的一些证据是通过不合法的手段收集的,所以他就是很幸运的,所谓幸运的就逃脱了这个司法的审判。 在80年代的时候他又跑到大学里当教授了,他干什么?他做的就是教育。我只是拿他举个例子,也就是说很多当时的左翼极端分子进入了教育领域,然后从幼儿园开始就给孩子们洗脑,让他们去接受左派那些思想,教育决定着人类的未来和下一代的思想。 馨恬:他们给孩子们教些什么东西呢? 章天亮: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在2015年的时候,加拿大就有家长反对加拿大对幼儿在小学里边做性教育,这性教育非常可怕,小学三年级就开始识别性器官,到了4、5年级的时候就要懂得什么是手淫啊,什么类似于这种东西, 馨恬:在我们加州,去年也开始在小学生里面实施这种新的教材,听起来挺类似的。它里面还包括同性恋的性行为等内容。 章天亮:对,比尔 艾耶斯(Bill Ayers)当时就是讲,从小学的时候就告诉他,比如说某一个小孩他有两个爸爸,某一个小孩他有两个妈妈,也就是说承认这种同性恋家庭,就类似于这种东西。 当时在加拿大写这个教材的人是加拿大教育司的副司长,这个人曾经因为儿童色情活动被控有罪。就这么一个人,他写这种所谓的性教育的教材,实际上是在整个导向就是共产党想推的那个性解放那一套。 在50年代的时候有一个前FBI的职员,他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做《裸体的共产党人》,其中他列出了45个目标,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让性解放泛滥起来,为什么呢?因为神给人规定了一套做人的标准。当这个性在泛滥的时候,人也就背离了神,神觉得这种人,不贞洁的人他是不要的。当神不要你的时候,你就会被魔鬼所控制,这就是他们当时做的这个事情,其实是非常非常的系统。 其实像圣经一开始就讲所多玛城(Sodom)的毁灭。就是当时上帝看到所多玛城已经太淫乱了,所以降下天火毁掉了所多玛城。SODOM(所多玛)这个词变成了现在的男同性恋的一个称谓,也就是这个词就从圣经故事中来的。也就是说神是痛恨同性恋,反对同性恋的,但是现在已经堂而皇之地从小学时候就教这个东西。(未完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s://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一)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一) ——全世界不同民族为什么都有三个共同的记忆? 馨恬 2018-01-7 22:47 章天亮博士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说,世界上不同的民族都有三个共同的记忆:神用泥土造人,大洪水,神归来。这是要告诉人们什么?为什么几个古老文明中,只有中华文化绵延5000年?中华文明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希望之声2018年1月7日】(本台记者馨恬采访报导)馨恬:刚刚过去的一年里,在美国、中国、全世界都发生了很多大事,怎么理解这些错综复杂的世事?我们又会迎来怎么样的一个2018年?我们为什么会处在绵绵的历史长河中的今天?听起来都是挺大的、挺深刻的问题。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前夕,我们特地把章教授从纽约请来,在我们希望之声电台的年底特别听友会活动上,跟现场的400位听众朋友交流互动。而章天亮教授当天的演讲是受到了很多听众朋友的热评,好几位听众朋友都说,他这次演讲的角度非常独特,给大家一些新的角度去思考很多问题,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活动之后,我们对章天亮教授进行了一次专访。 全世界不同民族三个共同的记忆 章天亮:我在演讲中曾经谈到过一个观点,就是全世界不管有多少民族,他们的文化不一样,语言不一样,甚至中间就是隔着高山、大漠、海洋,但是不同的民族,他们有三个共同的传说或者是特点,第一个就是关于泥土造人的传说,中国人讲女娲用泥土造人,西方讲上帝用泥土造人,其实这只是大家知道的比较就是说普及性的知识,但是其实不同的少数民族,哪怕是在非洲,在南美,在澳洲都有这样的一个传说,就是泥土造人的传说,这是第一个就是说不同民族的一个共同记忆。 第二个就是这个关于一场大洪水的记忆。中国人讲大禹治水,这个圣经中讲诺亚方舟,按照希伯来日历的推算,当时诺亚方舟就是发大洪水那个时间,是在中国尧帝在世的时候,如果你要看中国的史书记载,就是讲尧帝的时候洪水滔天,就是那一次大洪水,那次大洪水是一个波及全球的大洪水。学者们当时在世界各地就找不同的民族对那场大洪水的记忆,一共找到了270个,就是不同的民族,他们都有一场对大洪水的记忆,但是在那场大洪水中所有的民族全都文明毁灭了!只有中国的文明留下来,这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幸运的问题,如果是神发的大洪水,为什么神把中国留下来?其它别的文明毁灭了,就是中国的文化,它实际上是有它自己深远的意义。 第三个,就是不同的民族他们都有的第三个共同特点,就是等待神的归来。像圣经中讲的末日审判;还有佛经中讲的,优昙婆罗花开的时候是转轮圣王再回来的时候;玛雅人讲说13颗水晶头骨聚齐的时候,是神再归来的时候;犹太教中讲,以色列复国是末日审判的前夜。很多不同的民族他们都留下这么一个传说,说有一天神还会回来。 我把不同民族这三个共同的特点概括为六个字,第一个叫做来源,就是人是神造的;第二个就是教训,当时为什么发大洪水?就是因为不同地区人类的道德都败坏了,所以神不能够允许人道德这样败坏下去,就发了大洪水。第三个就是希望,就是神会回来。所以来源、教训、希望,我提出这三个问题是说什么呢?是说不同的民族当他们文明在毁灭的时候,他们所有的文化全都丢了,历史记载它整个这个民族的一些甚至生活上用的那些器皿,技术什么的全都丢了,但是他们却留下了这个传说,就是什么都不要了,最后还记着这三个事儿,人是神造的;人道德败坏神会惩罚人;将来神会回来。 这说明不同的民族,他们都知道对他们民族来说最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三个东西。 哪怕别的全忘了都没关系,只要记住这三点就行了。 问:为什么几大文明中,只有中华文明5000年绵延不断? 章天亮:为什么这个东西这么重要?其实它涉及到我们今天的人,包括中国,你会看到中国的文化为什么这么可贵,就是别的文明都毁灭了,中华文明保留下来了,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连续传承5000年的文明。 第二就是中国留下了5000年不断的信史记载,其他别的民族说大洪水之后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大洪水之后,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就是历史的预言它们没有。而中国是从五帝的时候开始,大洪水之前就开始有了可信的信史记载。轩辕皇帝是在尧之前的中华文明的创始人。他身边的史官,就把整个的历史这么详详细细地记载下来,一直到今天没有中断过。5000年不断的信史记载,世界上唯一留了5000年的文明。 中国还有一个跟其他别的民族不一样,就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的这种预言的现象,所谓预言就是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像马前课、推背图、梅花诗、烧饼歌等等,不断的在给中国人讲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中国文明就非常特殊。 中华文明走过了很多劫难,大洪水只是其中的一个,包括外族的入侵,历史上很多天灾人祸,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民族的文化留下来,如果说一切都在神掌握之中,这个民族的文化留下来一定有它特别的意义。 馨恬:是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章天亮: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们看到中国文化它其实是最贴近神的,很多历史发展过程中,神在给人奠定着文化,是通过中国这个地区把这个文化留下来。 那么回到末日审判问题,在《圣经》的启示录里边说,神最后在审判的时候,他会在之前有一个正邪的较量,什么样的人去天国呢?就是信神的,保住了他对神的信仰的,在最后的这个正邪较量之中选择了神这一面。而那些选择了魔的,向魔发过誓的,那个不忠贞的,那些淫乱的人,说假话骗人的人,杀人的人,这些道德败坏的人,最后会被永远投入到那个布满硫磺,燃烧的硫磺的火炉里边去,他们会在那里永远受苦。所以也就是说在最后的审判之前会有一次正邪的较量。 当然我们对神有信心,我们知道最后永远都是神赢了,这个结局是定的。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人在面对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是怎么选择的?也就是说正邪之间的选择,会是永生和永远毁灭之间的选择,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事情非常非常重要。(未完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s://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s://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126) 次

章天亮:习近平未来作何打算?

中共十九大落幕,新一届常委已经登场。目前的分析普遍指出习近平已经基本完成对权力的掌控和人事布局,但有四个方面还值得进一步分析和说明,列之如下: 第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已经写入党章,标志着习近平是继毛泽东和邓小平后第三个将自己的名字写入党章的人,也标志着习近平已经取得中共的思想权威的地位。对于中共这样“政教合一”的体制来说,取得思想权威,也意味着最高的话语权和决策权。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在党章中并未冠以他们的名字,因此属于第三代和第四代的“集体智慧结晶”。这种“集体结晶”,集体内的人自然都有解释权。而习近平的“思想”冠以习近平个人的名字,这意味着只有习近平才具有解释权。 换句话说,从组织纪律来讲,党员必须遵守党章,因此也必须遵守并贯彻执行“习近平思想”。因此中共十九大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中才明确地说:习近平的思想“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 自此,无论从组织上还是思想上,习近平已经把自己至于不可置疑、不可挑战的地位。即使韩正具有江派色彩,在常委中习江人数对比六比一的情况下,韩正作为排名最后的常委,实在难有做为。 二、王岐山退出权力核心这个事件,放到习的思想入党章的大背景下看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理由是,在十八大时,江泽民力图延续胡锦涛时期的“集体领导”模式。也就是总书记与其他常委的地位基本平等,在投票时也只有一票。由此,江泽民可以利用常委中的张德江、张高丽和刘云山掣肘习近平。习近平不得不依赖王岐山的智力、魄力和人脉以反腐的名义清理江派。 这次王岐山退出权力核心,并不意味着习的地位被削弱,或者是党内妥协的结果。习所赚到的,远远比付出的代价要多。也就是说,当习思想入党章后,习已经在党内一言九鼎。即使没有王岐山,习的个人意志也可以轻易推行。习只要找一个能够忠于自己的人,认认真真完成习想要的就可以了。 三、李源潮退出政治局让许多人颇感意外,因为李源潮到今年11月才满67岁。按照“七上八下”的规矩,李源潮即使不入常,也至少可以再干一届。多年来,外界颇多传闻说,李源潮和江、曾、周、薄、令计划等政变集团有瓜葛。因此李源潮的退下,表明习对于这个政变集团是不会手软的。拿下孙政才已经是习的决心的表示。江、曾作为政变集团的总后台,前景十分不妙。 四、王岐山除了以一人的退出换来江系“两张一刘”的退出外,等于变相重申了“七上八下”的规矩。如此看来,目前常委中,只有汪洋、王沪宁和赵乐际的年龄允许他们再干一届,而通常中共指定接班人,都是为了让他们能在常委中连干三届的。也就是未来的总书记和总理在常委位置上经过5年的历练后,再干十年。但目前的安排上,看不到习近平指定接班人。当年江泽民作为中共总书记,曾经有过破除“七上八下”的先例,因此习近平再干一届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当然这只是顺着现在的内部规矩做一些推理,而未来的历史大势不是人能够掌控的。 习近平在完成集权之后的走向才真正值得关注。在过去的几年中,以反腐名义清除江泽民的人马,是习近平不得不做的规定动作。在这个过程中,法轮功学员也一直抱着善意,不断提醒习近平应该做什么。 习近平如果足够聪明的话,应该认识到召开十九大的严密“安保”,实际上已经形同戒严。这种军事化管制,绝无可能成为社会常态。这一方面反映出官民对立之深,另一方面也显出中共的极度不自信。这样的政权不可能长久。 习近平如果在意自己的历史定位,就当从停止镇压法轮功开始, 开启与民间的和解之路,逐步依靠民间力量解体共产党。反之,继续采取高压政策,他与江泽民的争斗就成了黑帮内部争权的内斗,并无历史功勋可言。 我作为一个有神论者,深信未来的历史大事,神早已做出安排,不会因为人的选择而有所改变。而人却在这些安排发生之前,选择是非善恶,并定下自己的未来。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s://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s://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隋唐盛世》在线观看第一集:合久必分 点击 (811) 次

章天亮:对郭文贵爆料的态度和预测

郭文贵爆料已经持续大半年了。网上争议一直不断,甚至非常激烈。近日看到一位反共学者,严厉警告”法轮功媒体“和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几位评论员切割,否则将殃及法轮功的声誉。虽然用词激烈了一些,我还是想向这位学者表示感谢,因为他显然希望维护法轮功的声誉。我必须声明的是,署名”章天亮“的文章,只代表章天亮的个人观点。 既然是个人观点,我就有选择表达或者不表达的自由,这是我的基本人权。鉴于网上有些人对我的文章意见很大,不知道是我没有说清楚,还是被有意误读或歪解,故撰此拙文,把一些观点再明确一下。 首先就是对习近平的态度问题。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象郭文贵那样称赞习近平是“千年不遇的圣君”。“挺郭”人士却把“支持习近平”作为攻击我们这些评论员的主要证据。这其中的逻辑,以我之愚,是实在想不明白的,很希望能听到理性和逻辑严谨的解释。我也需要说明的是,我并不是支持或反对习近平这个人(倒是郭文贵明确地说他“不反习”),而只是就事论事地评价了他做的一些事。关于我个人对待习近平的态度,容我稍后再做一些解释。 第二个问题就是对共产党的态度。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象郭文贵那样明确地说“不反党”。恰恰相反,我坚决主张终结中共暴政。反共学者一直在提“最大公约数”的问题,这一点,我想我们是一致的,尽管选择的方法不同。我反对所谓和中共“和解”的主张,因为中共暴政恶贯满盈,十恶不赦。这样的暴政不终结,人类社会将不再有公平正义和是非善恶。 我的这个信念,十几年来从未动摇,并每天在付诸行动。多年以来,我出版发行小说、电影、政论文集、与新唐人合作《漫谈党文化》DVD,接受新唐人或美国之音的电视访谈、主讲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参与推广中国传统文化或发表数百篇文章,从浅层次上讲,都是为了在理念上、价值上、文化上瓦解中共内部的凝聚力,也尽量让读者和观众了解中共的邪恶。 第三个问题就是对郭文贵的态度。事实上,我的态度一直很明确,就是劝告他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根据是非善恶做出选择。 有人说:郭文贵爆料是对中共统治的巨大冲击,让人看到了中共的贪腐淫乱,让人看到中共前所未有的黑暗。这里有两个层面的问题需要澄清:第一、中共的贪腐淫乱国人早就知道,乃至习以为常,郭文贵本人也曾如此,只不过现在失去了那样的机会;第二、中共贪腐淫乱只是一个结果,它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社会的道德底线崩溃了。而道德底线的全面崩溃始于江泽民1999年发动、并延续至今的集倾国之力对法轮功、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 这期间除了无数难以想象的酷刑、性虐待、将人致残致死之外,还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事件,据美国国会听证显示,数量在十万以上(学者统计计算可能达百万数量级)。相比之下,郭所揭露的中共罪恶远远不够。 我在文章中多次建议郭文贵,如果他希望为国家和民族立功,就调查和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特别是主导这一骇人听闻暴行的曾庆红和江泽民。郭做了一件相反的事,称赞“没有江泽民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曾庆红是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 我在第一篇评论郭文贵事件的文章中就谈过:郭是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人,而马建是曾庆红的人。目前中共内部习近平和曾庆红(及曾庆红背后的江泽民)正斗得你死我活。十九大之前,曾庆红再不拼命一搏就没有机会了。曾庆红一向精于权术、合纵连横,打击王岐山是打击习近平团队的重要一步棋。郭文贵就是其中的一个棋子。 这实际上也就预示了郭文贵爆料能走多久。郭文贵曾说他爆料的目的是“保钱、保命、报仇”,看似他不达到这个目的就会一直爆下去。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他需要两个条件来支撑他的计划。其一、是他在中共高层的“老领导”或“老领导们”还能施加影响力;其二、是他有资金来实施他的计划,包括支付他昂贵的“调查”、购买(或制造)情报的费用和以及高昂的生活开销,以及摆平很多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反对者。郭本人就说他为此已经花了几千万美元。 这两个条件目前都在瓦解中。十九大之后,他的“老领导”将彻底失势;而且他现在面临数不清的资产冻结或诉讼案。因此少则几月,多则两、三年,郭文贵资金链断裂后就极可能迅速从公众视线中消失,这还不包括他能否长期留在美国所带来的变数。郭文贵解套的方式只有一个,就是揭露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反人类罪行,这是他的道德自救,也是现实生活中的自救。等到江泽民和曾庆红被捕后,郭就连这条自救之路都断掉了。 也许有人问:这么说,郭文贵“爆料”就毫无意义了吗?你反对郭文贵“爆料”吗?我可以明确地说:我对他“爆料”没有态度。他愿意说什么,那是他的言论自由,当然若涉嫌诽谤则另当别论。但他的“爆料”会刺激习近平加速逮捕曾庆红和江泽民,我倒是很乐见这样的结果。 下面再说一下解体中共的问题,这是多年来我一直在谈的问题。靠“报仇”这样的情绪冲动、靠“有钱”这样的利益收买、靠哗众取宠的言论来吸引关注,这样的做法都不可能持久。 从1999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开始,法轮功学员靠着理性、平和、坚定,在不拿一分钱的情况下,凭着信仰的支持,持续不断地非暴力抗争,甚至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也仍然坚持,这样的力量坚韧、充沛而绵长,而且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他们就会坚持不懈。这就是信仰的力量、这就是人心的力量。 如果我们回顾1991年苏联解体之前,苏共保守派亚纳耶夫发动政变,软禁戈尔巴乔夫,还准备了25万只手铐和30万份逮捕表格,并调动了两个师兵力、362辆坦克开往莫斯科。流血的灾难迫在眉睫。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负责包围莫斯科白宫(俄罗斯政府及总理官邸)的坦克营参谋长谢尔盖·叶夫多基莫夫临阵倒戈,他 宣布 向俄罗斯联邦的领袖叶利钦效忠。而军人们面对保卫白宫的几万手无寸铁的志愿者,也不忍心扣动扳机。亚纳耶夫一筹莫展,随后苏共垮台、苏联解体。 回顾这段历史,是要说明唤起民众和军队的道德感是非常重要的。在判断是非善恶之前,首先需要民众以及军队了解真相。这两点,正是多年来法轮功学员所做的。 法轮功学员这样做,恰恰是因为他们没有什么“保钱、保命、报仇”的目的,甚至连政治目的也没有,更没有一丝一毫的利益算计。从浅层次上讲是无条件地坚持正义、抵制邪恶,更多的是出于一种大善之心。 因为法轮功学员是“有神论”者,深信迫害佛法的恶报会让人沉沦地狱,永无止息地受苦。因此希望在这个历史的重要时刻,给人了解真相和选择善良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摆在所有人的面前。只要没有达到十恶不赦的程度,就有“回头是岸”的机缘。这也就是我,作为一个个人,对待目前所发生的事和所涉及的人的态度。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s://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s://zhangtianliang.com/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1572) 次

章天亮旧金山演讲(二)

章天亮旧金山演讲(二) 从中国传统文化历史汲取成功与快乐的智慧 (接上文 https://zhangtianliang.com/2017/05/2275/ ) 我在讲《笑谈风云》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有一些做轰轰烈烈事业的人,比如说商鞅。这个人帮助秦孝公变法图强,他为秦国制定的那一套法律跟政治制度,帮助秦国统一天下。他算是一个成功的人吗?从做事的角度考虑,商鞅是很成功的。但是从做人的角度来说,他是很失败的。因为到最后,秦惠文王杀商鞅的时候,满朝文武包括老百姓,没有一个人说他一句好话。这个人做人得多失败,才能失败到这种程度? 我在讲《笑谈风云》第二部的时候提到过,有一个叫晁错的,他向汉景帝上“削藩策”。汉景帝听了他的话。到最后,也确实是按照晁错的建议削藩,解决了封国的问题。晁错的事情做得很成功啊。他的的政治理想实现了,但是晁错最后死得很惨。“吴楚七国之乱”,晁错被腰斩,晁错死的时候,满朝文武也没有一个人说他的一句好话,因为晁错为人很失败。《史记》上说,晁错为人“峭、直、刻、深”,这个人的话很严厉,对人心也狠,又很苛刻,挑人毛病。虽然他讲的话是对的,他要做的事情也没错,但是由于他做人的失败,最后导致他自己也死得很惨。 所以我说,做人的成功跟做事的成功是完全两个概念。 这个世界上有不同的人,每个人有不同的职业,每一个人都可能在自己的职业中达到他的最顶点。比如说,我是一个搞政治的,那我能够在这个领域中达到的最顶点,可能是美国的总统。我是搞艺术的,那可能我达到的最顶点是做一个大艺术家。如果我是一个木匠,可能我做得像鲁班一样,做一个了不起的木匠。 每一个人在自己的职业范围内,都有他的一个最顶点。但是如果我们抛开职业,就一个人做人来讲,他能够达到的顶点是什么? 按照中国的哲学来说,就做人本身来说,你最成功的不是做总统,那只是一种职业而已。儒家认为,做人最成功是能够做到圣人。那么佛家理解,做人最成功的是能修成佛。而道家认为,能够修成真人,是最高境界。这些是他们认为,作为一个人能够到达的顶点。 就像我们今天看到,比如说,我们在湾区有很多IT的大公司,像Google,他的创始人是谁呢?是佩奇和布林这两个人。苹果的创始人是谁呢?史蒂夫.乔布斯。雅虎的创始人是谁呢?杨致远,现在我们可能还能够知道,再过几十年有多少人知道杨致远,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因为现在Yahoo这个公司都已经卖给人家了。IBM的创始人是谁啊?你们可能还有人知道的,但是不像知道史蒂夫.乔布斯的人那么多了。 美国100年前的铁路大王是谁呀?知道的人就不太多了。所以我想起来司马迁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 从古到今,有钱的人太多了,富贵有地位的人太多了,就包括我们现在,比如说知道美国的副总统,是麦克.彭斯。前两年的副总统,是……拜登,我都快忘了他了。再过100年,美国副总统是谁,没多少人知道了。 就是有钱有地位的人能被人记住的很少,真正能够被人记住的,是“倜傥非常之人”。就是说你做事很成功,你可能不会被人记住。但是如果你做人很成功的话,才能够真正在历史上留下一笔。 做事成功,需要很多条件 再有一个,我觉得做事成功跟做人成功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一个人做事成功,不仅需要这人的能力。当然做事成功是需要聪明才智,但是更多呢,还要看什么?还要看机缘,还要看是不是有贵人相助,是不是? 我在讲《笑谈风云》第二部的时候,提到一个倒霉的人,叫做李广,飞将军李广。他就很倒霉。他历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三朝,他的理想是能够封侯。但是他的理想一直没有实现。在汉文帝的时候,李广就表现出了对匈奴的作战非常勇敢,这人武功非常的高强,徒手和猛兽格斗。汉文帝当时说了一句话,如果你生在汉高祖时代,你封个万户侯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后来宋朝人写词,“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就是说李广这个人,以他的能力如果生在高祖时代,封个万户侯是没问题的。结果他怎么样,他历经文、景、武三朝,不但没有封侯,最后自杀而死。 李广的一生说明什么问题?你光有能力行吗?不行。你需要有机缘,按说他的机缘也是不错的,因为当时景帝的时候有七国之乱,那就是一个将军立功的时候,立功就可以封侯嘛。他立了功也没封成侯。汉武帝的时候开边,对吧?不断的打,对外扩张战争。当时李广手下那些小兵都封侯了,几十个人封侯,李广也没封侯,所以光有机缘不行。 他当时有机缘,那么多次战争,李广自己说“吾自结发以来,与匈奴大小七十余战”,有一次皇帝认可他的成功,他就封侯了。结果是一次都没认可,所以他光有能力、有机缘还不行,还要有贵人相助。所以我想说的是什么呢?就是一个人做事成功,很多时候不是你能够决定的。所以中国人讲天命。 做人成功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但是一个人能不能做人成功,这个是你自己就能决定的,就像释迦牟尼佛一样。他不需要其他别的人给他提供什么机缘,他在菩提树下坐了49天,一下子开悟了,他就达到了佛家认为的一个人最成功的顶点,他就成佛了。 就是说一个人做事的成功需要很多外在的条件,而一个人做人是不是成功,他只要自己有决心,而且真正能够下决心做下去就行了。所以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一点,就是做事的成功跟做人成功的不同。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看待中国历史,就会有一个不同的视角。我记得我做完《笑谈风云》之后,新唐人电视台的一个主持人叫方菲,她和我有一次对谈。她当时说,很多人看中国历史,都觉得很悲观,因为什么呢?因为看到很多人,很好的人,但是生活很不如意,最后结局也不好。比如说孔子,很典型的一个例子。 孔子曾经做到过鲁国的司法部长,但是后来呢?由于鲁国的国君,被齐国送来的女乐给迷住了,不理朝政,所以后来孔子周游列国14年。孔子离开鲁国的时候55岁,周游列国14年,到69岁的时候重新回到鲁国,没有一个国君采纳他的主张。宋国、魏国、楚国、陈国、蔡国,他去了很多国家,没有一个国君采纳他的主张,最后,很多人看孔子真得很惨,“绝粮陈蔡”。还有人说孔子像“丧家之犬”。孔子还说这个“丧家之犬对我来说还形容的挺恰当的”,那个时候就是这么狼狈。 回到鲁国之后,尽管鲁国的国君称孔子为国老,但是就是不用他的主张。所以孔子也没办法,只好把他的主张写到了《春秋》里。如果我们要是站在当时的这个历史背景来看,那孔子就很失败的。因为他想做的事都没有做成,他最心爱的弟子,可以接替他衣钵的颜渊又提前病死了。孔子痛哭流涕地说,“天丧予,天丧予”。老天爷就是不让我活呀,是吧? 但是呢,如果你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孔子又是一个很成功的人。他被封为“大成至圣先师”,“万世师表”,他的学说被后代研习2000多年。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六经开始,儒家成为中国的一元官学。就是你从他那个时代来看的话,他做得并不成功,但是从历史来看的话,他又是非常成功的。 其实岳飞也是这样。我们看到岳飞也是怀着理想,要直捣黄龙迎回徽钦二帝,统一恢复中国的疆域,但是他这个事情没有做成,而且最后死在风波亭,死的也很惨。那就是他的理想没有实现。但是他做人很成功,留下了“精忠报国”,就是这些非常珍贵的价值观,也使得今天的人懂得了什么叫做“忠”。文天祥也是这样,他想驱除鞑虏,赶走蒙古人,恢复南宋的江山,最后这个事情也没有成功。自己在元大都监狱被关了三年的时间,最后死在了菜市口。 当时文天祥在临行之前,向着南方,就是原来南宋都城的方向拜了三拜,站起来之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说了一句话,“吾事毕矣”,我的事情做完了。 他的什么事情做完了?他恢复大宋江山了吗?没有。他把赵家再重新立为皇帝吗?他也没有。当时忽必烈给他开出条件,只要你投降,我让你做元朝的宰相,你不是有才能吗?你不是有一套济世安民的理想抱负吗?只要你投降我元朝,我就让你做宰相,文天祥也拒绝了。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被卖为奴隶,在宫里边当奴隶,受了很多的苦。他的女儿给他写了一封信,说我们受了很多苦。但是他女儿不会说父亲你投降吧。文天祥很难过,因为当父亲嘛,对自己的女儿肯定是……他给他女儿写了一封信,他说爹爹管不得,我这个当爹的人没办法呀,我也管不了你。非常的痛苦,就是他想救自己的家人没办法,挽救大宋江山没办法,驱除鞑虏没有办法。 既然你这些事都没做成,你怎么能说你事儿做完了呢?“吾事毕矣”,什么事情做完了呢?他的事情就是他达到了儒家的那个理想,就是“舍身取义,杀身成仁”。就是说他做事情本身不是目的,但是他做人成功了,他给我们今天留下了正气歌。我们今天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忠”,什么叫做正气,所以说他的做人是非常成功的。 那么这个成功,就是我讲的第二个观点,就是成功是做人的成功,而且一个人做人能不能成功靠的是自己,而不看任何外在的条件,是你自己想不想成功的问题。 成功还有第三个层面的东西,这个就有佛家的意味了。因为佛家经常讲一句话“圆满成功”,一个人真正能够达到了那个儒家的圣人的境界,或者佛家的佛的境界,或者道家的真人的境界,那就是圆满成功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现在生活在俗世中的人,现在大家都没有达到佛道神仙或者圣人的地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成功的。 但是呢,如果我们真正找到了可以皈依的真理,那么我们就是走在成功的路上,而且没有人能够挡住你,因为成不成功是你自己说了算,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法轮功的修炼者,想跟大家分享的对于成功的认识。 至于说快乐,如果一个人真正能够达到这种圆满成功,那种快乐和幸福是永恒的。感官的享受,物质的占有,带给你的是一时的东西,它并不能给你真正的智慧,而且这种快感是很快就会消失掉。就跟人吸毒品一样,就是毒品越来越强,也只能给他一时的快感,并不能给他永久的快乐。而真正的快乐来自于一种智慧。 我以前演讲的时候,曾经引用过乔布斯说过的一句话。2001年,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我愿意把我所有的技术拿出来,换来一个下午的时间和苏格拉底坐在一起”。也就是说,从他的角度来讲,尽管他可以做成苹果,就是他已经是一个很成功的人了,但是他知道那种成功只是事业的成功,而对于智慧本身的追寻,值得他放弃所有他已经有的技术,去追寻一种更高的智慧。他的那些东西,什么发明苹果、什么这些东西我都可以不要,我只希望能够跟苏格拉底在一起坐半天的时间,因为从那里他会得到终极的智慧,也会能够得到真正的成功。 这是今天我想跟大家所要分享的对于成功和快乐的一点个人的看法。我就先讲这么多吧,谢谢大家!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s://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